耗時9年完成翻譯‧國文版《紅樓夢》7月前問世

http://news.sinchew.com.my/node/465491

(吉隆坡12日訊)耗時9年翻譯完成,全球第一本《紅樓夢》馬來文全譯本——《Mimpi di Mahligai Merah》,預計將於今年7月前,在馬來西亞問世。

  • 《紅樓夢》馬來文全譯本在小說情節中配上插畫,讓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更有畫面感。圖為“寶玉黛玉共讀西廂"。(圖:星洲日報)

屆時,相信這本屬中國四大名著之一的《紅樓夢》馬來文全譯本將在馬華文壇、馬來文壇甚至全球文學界,引起跨種族、跨語言文學愛好者的矚目。

《Mimpi di Mahligai Merah》是馬大中文系與馬來人寫作基金會(Yayasan Karyawan)聯手合作的成果,全書翻譯過程專業且嚴謹,共歷時9年之久。

陳廣才重要推手

數十年來醉心於“紅學”研究的丹斯里陳廣才,是促成《紅樓夢》馬來文全譯本的重要推手。

他受訪時形容:“這真是曹雪芹在《紅樓夢》中說的`十年辛苦不尋常’。”

他說,目前《紅樓夢》已翻譯成約20種語言在全世界流傳,包括日文、韓文、朝鮮文、英文、法文、俄文、捷克文、越南文等,可見《紅樓夢》在世界文學界的地位之崇高。其中法文本更是花了28年才完成其全譯本。”

“把《紅樓夢》推介給馬來語世界,一直是我們想做的事,也是馬大中文系畢業生協會成立之後,就一直在討論的事。”

他指出,每次外語譯本的面世,都促進了兩種語言文化的交流、溝通與對話,以日文《紅樓夢全譯本》為例,就為中國文學與日本文學帶來對話的機會。

“除了把中國最偉大、最有代表性的古典文學,介紹給使用不同語言的讀者群,也讓不同語言群的文學愛好者,對中國文化、文學的認識有立竿見影的效果。”

陳廣才說,無論哪一語言的《紅樓夢》全譯本出版,都在各國學術界掀起了《紅樓夢》與不同語言文學代表作品的學術比較與研究風潮。

期待綻放文學火花

“不同語言的全譯本在世界各國,包括日本、俄國、西班牙、意大利都掀起了衝擊與影響。所以我們相信並期待,馬來文全譯本將在以馬來語為研究基礎的學術界,綻放文學火花。”

陳廣才認為《紅樓夢》是中國四大名著之首,不僅因為《紅樓夢》有別於其他小說,屬於純創作,更因這本著作內容觸及中國文化的方方面面,堪稱是一本百科全書式的創作小說。

“她攬括了中國文化的典章制度、詩詞曲賦、醫藥宗教、服飾飲食……內容豐富紮實。”

促進馬來社會與華社交融

“就像馬來諺語`tak cinta kerana tak kenal’(不愛,因為不認識)所說的,認識之後,就會開始cinta(愛)了。”

《紅樓夢》的魅力所在,是其情節錯綜複雜,卻又井井有條;內容廣泛豐富卻又細膩縝密,更讓人難以抽身的是,留下了很多值得讀者在看完後,繼續專研、思考的問號。像往湖中投石所泛起的漣漪一樣,讓人深陷其中。

選用40幅中國畫詮釋《紅》

研究與翻譯團隊為《Mimpi di Mahligai Merah》選用了40幅《戴敦邦新繪全本紅樓夢》,以中國畫詮釋《紅樓夢》的連環圖。

戴敦邦是中國當代著名畫家,歷時6年才以其數十年的藝術功力完成《戴敦邦新繪全本紅樓夢》中的240幅國畫精品。

馬來文譯本所選用的40幅中國風插畫,肯定讓不同族群的讀者眼前一亮。

翻譯團隊赴北京交流考察

翻譯《紅樓夢》的團隊對這項重任慎重其事,統籌為馬大中文系教授孫彥莊博士,副統籌為拉曼大學許文榮博士,研究組組長則是畢業自馬大中文系,目前在山東大學專研博士學位的謝依倫。

翻譯期間,孫彥莊更曾兩度帶隊飛往北京,與中國著名紅學家,包括翻譯紅樓夢(英譯本)的楊憲益教授,進行了多次交流。同時也到作者曹雪芹紀念館、紅樓夢研究所及國家圖書館進行資料考察。

孫彥莊受訪時指出,這部宏篇巨著蘊涵了大量的隱喻,整本書就是個“暗示的海洋”。

比如文中運用雙關、諧音、藏詞、概念意義、形象、文化典故和文字遊戲等……以及具有文化特色的喻體,帶出隱含義作用。

“馬來文是表音的文字,與漢字字符本身既表意又標音的功能不同,因此諧音雙關的翻譯上是較具挑戰的部份。”

孫彥莊提出其中一個譯文例子:香菱學詩,黛玉、寶釵、李紈等姐妹紛紛鼓勵她,並誇獎她說:“這首不但好,而且新巧有意趣。可知俗語說`天下無難事,只怕有心人。’社裡一定請你了。”

翻譯團隊將這句俗語譯成“Tiada perkara yang susah di dunia ini, asal ditugal adalah benih。”

她解釋說,馬來文諺語“asal ditugal adalah benih”,比喻“有耕耘必有收穫”。“Tiada perkarayang susah di dunia ini”則是“天下無難事”的直譯。

人名拼音翻譯
卷後另附簡介

甄士隱、賈雨村是《紅樓夢》中饒有興味的兩個名字,是作者用其諧音揭示了整本小說的主題,道明人生真相與假象的兩個關鍵人物。

《Mimpi di Mahligai Merah》一書中的人名,皆以拼音來翻譯(如:甄士隱“Zhen Shiyin”、賈雨村“Jia Yucun”),而隱藏在名字中的隱喻則以註腳補充(如:Kata sebunyi dengan “perkara yang benar akan disembunyikan”諧音:真事隱;和Kata sebunyi dengan “perkara yang palsu akan disimpan”諧音:假語存。)卷後更附有人物簡介,以及賈史王薛四大家族人物關係表,讓讀者能更全面的理解紅樓夢人物。

而《紅樓夢》靈魂人物賈寶玉“Jia Baoyu”也輔以“Baoyu
bermaksud jed sakti yang berharga(Baoyu的意思是“寶貝的玉石”)的註腳加以說明。

另外,全譯本中也介紹了寶玉的數個稱號:包括:Putera Bunga Merah(絳洞花王)、Pelapang Kaya(富貴閒人)、Putera Ceria Merah(怡紅公子)和Penyibuk yang Senang(無事忙)。

《紅樓夢》中蘊藏大量的詩詞曲賦,不僅語言優美,而且意蘊深刻。本報獲得授權,搶先為讀者曝光《紅樓夢》中〈葬花詞〉其中一句經典佳句的馬來文翻譯:

●花謝花飛花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?

Bunga-bunga yang layu dan gugur melayang di udara,
Siapa menaruh kasihan pada keharuman dan keindahan yang menghilang?

(星洲日報‧獨家報道:張德蘭)

– See more at: http://news.sinchew.com.my/node/465491#sthash.KTdxYHxm.dpuf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《红楼梦》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